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

聯合報社論/蔡總統翻頁容易,兩岸新卷難書


閱讀幾米繪本,經歷心靈的旅行,再到生活的各種新嘗試,【幾米Spa電子報】將成為你最溫柔貼心的陪伴。 除了愛河、城市光廊外,高雄還有哪些好玩地方?【KH STYLE高雄款】帶你瞭解當地吃喝玩樂好去處!
★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u值媒  udn部落格  
2020/05/26 第4741期  |  訂閱/退訂  |  看歷史報份
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/老柯的算盤和愚民遊戲
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/強將兩制變一國,兩岸距離會更遠
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/資通訊產業不確定性升高
民意論壇 仇恨動員罷韓 私刑暴徒心態
天坑不再 韓市長路平 高雄人有感
聯合筆記/後疫情時期還能順時鐘?
後新冠時代大變革與大趨勢/對抗疫情不平等:從精確紓困到創新福利國家
北車空間的善意與平衡
會考之思──教育要帶孩子去哪裡

聯合報黑白集
聯合報黑白集/老柯的算盤和愚民遊戲
聯合報黑白集/聯合報

柯建銘的機靈曾贏得蔡英文的讚揚,不是沒原因的。蔡總統拋出「修憲」議題,所有綠委立刻忙著找題目發揮,藍軍則想著這回不再當煞車皮;只有柯建銘想的不一樣,他想的是:時間要算準。

真的,蔡英文並沒有錯愛柯建銘。修憲的門檻很高,立法院通過後,還要經公民複決,有效票須超過選舉人數一半才行。所以,老柯想的是:公民複決一定要「綁大選」才行,而且算準要在二○二二年舉行。

問題是,民進黨去年才強行通過《公投法》修正案,把公投和大選「脫鉤」,目的是讓公投提案更難通過。現在民進黨為了修憲,柯建銘又動歪腦筋想要讓「修憲綁大選」,這不是在打自己的嘴巴嗎?何況,民進黨不僅把公投和大選脫鉤,還規定公投只能「每兩年」在「八月的第四個星期六」舉辦。算來算去,民進黨要在二○二二年八月舉辦修憲複決,恐怕是不可能的事。

當然,以蔡英文團隊在初選「做掉」賴清德的謀略,還讓他最後乖乖接受「蔡賴配」;民進黨接下來要拗回「修憲綁大選」,甚至讓大選改日期,應該不是太難的事。就像先前公投法規定公投必須「綁大選」,也是民進黨堅持如此;誰料,二○一八年底一下子通過了七個公投案,民進黨又嫌公投門檻太低了。

在民進黨眼裡,中華民國的憲法和法律都是用來「修改」的,而不是用來「遵守」的。老柯的算盤能翻來覆去,就算準愚民遊戲太容易玩。

   
聯合報社論
聯合報社論/強將兩制變一國,兩岸距離會更遠
聯合報社論/聯合報

中國大陸全國人大會議開幕,北京決定直接制定在香港實施的國安法例和執行機制,對香港投下震撼彈,也引起台美和各國的關注。香港人昨天發起第一波抗爭,川普則揚言會有強力回應,意味美中角力將更激烈。在台灣,各界均高度關切,總統府並稱「一國兩制」與民主自由必然扞格。「港版國安法」對兩岸三地的衝擊,值得關注。

外界對中共驟然提出「港版國安法」感到意外。港英末代總督彭定康批評,中國不應在全球疫情流行之際霸凌香港;《紐約時報》則形容,這是習近平趁西方忙於抗疫時「馴化香港」的政治豪賭。事實上,中共在去年四中全會即已就無止盡的「反送中」抗爭作成決策部署,強調將維護中央對香港「全面管治權」,並建立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。很顯然,北京的箝制欲望,對應港獨及反送中抗爭失序,已形成惡性循環。

港府無能立法又無力治理,北京因而代位立法,加強管治。在形式上,這將納入《基本法》「附件三」,由香港公布實施;實質上,則是中共繞過香港單邊立法,在港設立國安及執行機制。中共展現維護國家主權決心,絕不容忍港人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和港獨分裂國家,並釜底抽薪解決了越界執法的法律難題。但更多人擔心的是:當河水犯了井水,「兩制」既垮,唯剩「一國」。

美、英、加、澳、歐盟等均表達關切,但恐僅美國有能力採取行動。美國可能制裁被認為侵犯香港人權的機構、企業或個人,也威脅取消香港特殊地位,撤銷關稅優惠和簽證待遇;此舉,勢將嚴重打擊香港作為自由港及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。這不但會銷蝕香港「金雞母」的獨特性,也將堵住中國大陸聯通世界的一扇重要門戶。

美國可針對非其領土的香港通過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》和《保護香港法案》,卻不准中國對自己的領土制定「港版國安法」,看來矛盾。這固可說是為關切民主自由與人權,但更接近事實的解讀,應該是美方藉以擴大美中貿易戰的衝突。尤其,中共這項立法明顯針對顛覆政權、分裂國家、恐怖活動和外部干預,主要在打擊「反中亂港勢力」,從美國、台獨到港獨其實都不難對號入座。

中共強推「港版國安法」,必使兩岸問題變得更複雜難解。北京的底線畫得明確,台灣不能暴衝或心存僥倖;但台灣大多數民眾反對「一國兩制」,也毋庸置疑。北京透過《基本法》預留的後門,伸手強勢管治香港,不僅讓港人擔心民主自由與人權保障受到威脅,也讓台灣民眾對「一國兩制」更覺反感。去年香港推動《逃犯條例》修法,不少台灣民眾就擔心過境香港的安全問題;一旦「港版國安法」通過,這個擔憂就變得更具體了。

檢視蔡英文從政治谷底翻身,壓制賴清德、打敗韓國瑜,就是因為習近平提出「兩制台灣方案」,讓她順手撿到了槍。而習近平倡議探索「兩制台灣方案」,還強調兩岸各黨各界代表對話溝通、民主協商,因此只要還談兩岸心靈契合,就不能搞單邊主義或硬幹作風。但中共不能期待民進黨,也不敢寄望國民黨,於是在推動兩岸社會融合上,繞過蔡政府,就操之在北京的範圍推出各項惠台措施。這與「港版國安法」單邊立法的背景類似,差別只在「示惠」與「樹威」之異,北京當然也無法為台灣代位立法。

在「一國兩制」議題上,台港情況不同。在台灣,只要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不變,就難有「一國兩制」的選項。在香港,如果中共能夠信守鄧小平的承諾,「一國兩制」其實是最有利於港人維護自由民主與人身安全的制度性保障。然而,香港若從「一國兩制」變成「一國一制」,兩岸距離就只會更遠了。

   
經濟日報社論
經濟日報社論/資通訊產業不確定性升高
經濟日報社論/經濟日報
台灣已經很久沒出現本土新冠肺炎感染者,歐美多數國家疫情也逐漸走出高峰,邁向重啟經濟之路。疫情後,我們將面對一個怎麼樣的經濟世界?資訊電子業是台灣主要產業,占我國出口總額四成,台股加權指數成分股的五成以上,是台灣經濟的重中之重。加上近日美國對華為的嚴格供給管制,打亂我國相關產業布局。瞭解2020的電子業展望,是政府與企業的重要功課。

日本重量級半導體產業專家南川明,接受日本電子業專業媒體專訪,分析疫情後2020年的全球電子業展望。南川明評估,受疫情影響,2020年全球電子業的生產將比去年減少7.7%。這樣的衰退接近2008年金融海嘯對於全球電子業的影響,當年是減產8.7%。南川預估2020的全球半導體設備投資,將會比去年減少2%。在過去數月,三星電子已經變更西安第二工廠的3D-NAND生產計畫,而台積電3奈米試產線裝設,也因歐美疫情影響,供應商無法如期交貨,原訂6月裝機被迫延後至10月,南科18廠試產線投產恐怕被迫延後至少一季。而就市場展望而言,疫情導致各國失業者急速增加,消費者支出減,手機銷售低迷,尤其大陸市場,3月底開始,日本的半導體業者來自中國訂單進入急凍狀態。

儘管2020全球電子業不管是生產面還是消費面,都將是負成長,但對於電子業的發展還是樂觀,主要來自兩個方面,首先疫情帶來宅經濟蓬勃發展,相關電子產業業績旺盛。疫情期間,因為居家工作、遠距教學與會議等需求,日本的網路資訊流動量成長20%,歐美國家甚至有超過30%的成長。宅經濟帶動筆電、平板、網路設備與相關零組件的急單效應。而各網路巨擘企業,如Amazon、Netflix等都在積極擴建資料中心。如前述,儘管三星放慢用於智慧手機生產NAND Flash記憶體西安工廠的投資計畫,但是生產資料中心用DRAM的韓國平澤工廠,投資案則是照原訂計畫走,由此可以看出,疫情下資料中心建設所帶來的硬需求。

南川明樂觀的第二個理由是,儘管疫情延緩今年5G產業的需求,但需求只是延後並沒有消失。南川分析過去十年間,凡是因為景氣衰退使得半導體需求減少,隔年就會出現爆發性成長。金融海嘯使得2009年景氣低迷,但是2010年的景氣反轉,讓半導體市場在當年有三成的成長。同樣的,2016年全球景氣滑落,但2017年之後是兩年的半導體好景氣。因此,南川預測,2020年經濟受疫情的影響愈大,2021年電子業的反彈就會愈高。

研究機構IC Insights在4月下旬所做的全球記憶體市場評估,也有一致的看法。在疫情爆發之前,這家機構樂觀預測今年記憶體市場,將因5G產業崛起而強勁增長14%,但受疫情影響,今年記憶體市場將與去年持平,約1,104億美元。未來兩年將恢復成長,2021年估成長21%,2022年再成長29%。

綜合前面討論,2020年的全球與台灣電子業,大致上可以區分為兩種類型。一種是疫情下宅經濟的受益企業,另外一種是在生產或者消費面上,因為疫情而被迫負成長的企業。而對負成長的企業而言,2020年將是先蹲後跳的一年,因為疫情被壓抑的需求,將會在2021年一口氣爆發。

此外,近日美國宣布供貨華為的海外企業,只要有使用到美國科技,都必須獲得美國政府的許可才能出貨,這將會為我國2020電子業帶來隱憂。儘管美國沒有明文禁止台企提供半導體給華為,但是許可制度帶來高度不確定性。以2018年美國商務部對中興通訊的出口禁令為例,從4月禁令開始到美中協商後的7月解禁,中興實際上有三個月陷入無法營運的狀態。料敵從嚴,在美中科技戰升溫的情況下,2020年內可能出現,有數個月無法供貨給華為的營運風險,台企必須做好準備。

   
民意論壇
仇恨動員罷韓 私刑暴徒心態
張鐸/大學兼任副教授(高雄市)/聯合報

去年十月底,美國總統川普推文稱民主黨對他的彈劾調查是「一場私刑」,並煽動共和黨員的仇恨情緒:「若換成民主黨人擔任總統,而共和黨人贏得眾議院,即便只是微小的優勢,也可以彈劾這名總統,無需正當程序、公平或任何法律權利。所有共和黨員都必須牢記此時所看到的一切:一場私刑。」

依牛津辭典解釋,所謂私刑,意指一群人基於仇恨未經法律審判就處決(某人)。私刑是一種「有罪推定」的懲罰形式。在水門事件期間,被調查的尼克森總統也曾擔心參議院水門事件調查委員,會有一種「私刑暴徒心態」。

綠營名嘴在某政論節目中公開承認,「罷韓投票是一種仇恨的動員,不是法律問題,而是政治事件。韓市長被提名總統候選人時氣勢如日中天,反轉的關鍵是年輕人用創意抓住一些小事去KUSO、去酸韓市長」。此種仇恨動員,使得韓市長在網民心目形象逆轉,也是一種有罪推定的私刑。

引用加拿大哲學家麥克魯漢的巧妙比喻:網路媒體散布的內容只是「小偷隨身攜帶的鮮美肉塊,用來引開守護我們心智的看門狗。」在台灣,網軍刻意散布的「倫理惡」,讓大眾的心智沒了看門狗,「私刑暴徒心態」借勢而起。台灣人原有的民主智慧與良知,因網軍帶我們進入膚淺時代,而宣告式微。

在台灣,「有罪推定」的病毒已經四處擴散,媒體上的未審先判,網路上的群攻霸凌,都是症狀。廣義上,促轉會、黨產會以及此次的罷韓,都可以被歸類為侵犯「民主」這個有機體的「有罪推定」病毒。台灣已不再依證據論斷,而是放任用投票或網路民意來甩鍋被奉為普世價值的「無罪推定」原則,從此將如罷韓一樣,可以印製各種法律事件的酷碰券,兌換心目中想要的政治利益。

罷韓是一時的,但爾後凡是對官員不滿,即可用川普眼中的私刑用詞誘開人們心智的看門狗,誰能保證用「倫理惡」培養出來的「罷免」病毒,不會在各黨派間蔓延?當政黨的互動只剩仇恨,台灣的民主政治將永如菜瓜布的肺,無法正常運作。若不希望「罷免」病毒在台灣擴散,其疫苗又該由誰來研發?

印地安人有句名言:「土地不是我們從祖先那繼承的,而是向子孫們借的。」是否,我們也應沉澱思考,台灣當下這塊引以為傲,講究人權的民主樂土,是否也是我們向子孫們借用的?

   
天坑不再 韓市長路平 高雄人有感
簡石庚/保全人員(高雄市)/聯合報

日前下了一波梅雨,南部若干地方有大小積淹水災情傳出,而高雄市是否淹水也特別引發國人關注。因為若有淹水情況,罷韓團體及民進黨將如同「撿到槍」借力使力推升罷韓成功率。而韓市長就任以來,對於清淤、地下排水道非常重視且不遺餘力進行清淤工作,從去年乃至於日前這波梅雨,雖有部分地區淹水,但都快速消退,沒有造成嚴重災情。由此可見清淤和疏通地下排水系統這種基本功略見成效。

此次下雨也考驗韓市長的路平品質。因為過去的道路柏油都禁不起下雨考驗,只要雨後,道路處處都是坑洞,才會有前年「八二三泡戰」及五千個天坑出現。韓市長就任後對於馬路柏油刨除、鋪設更是不敢馬虎,所以重新鋪設的馬路柏油品質都非常扎實平坦,頗受市民的肯定與稱讚。而經過這場豪大雨的洗禮,可發現這些重新刨除鋪設的柏油路,仍然是非常平坦完整,絲毫沒有看到任何坑洞,品質應該通過了考驗,相信市民應該有所體驗且有感才對。而且像路平工作做得好,與我們息息相關,不管開車或機車族都是多了一層保障,這難道不是民眾之福?

面對下雨積淹水問題,韓市長語重心長說:天上要下多少雨老天爺決定,但清淤防淹是真本事,且退水的速度要由市府團隊來努力,大雨過後檢討並持續努力。這幾句話簡單平實,但卻真的一語中的、鏗鏘有力。

   
聯合筆記/後疫情時期還能順時鐘?
許俊偉/聯合報

全民歷經多月「順時鐘」防線,昨天喜迎連續四十三天無新冠肺炎本土病例。隨著國內疫情趨緩,相關原有管制陸續逐步放寬,景點、商圈也開始出現人潮回籠,但近日幾個場景,卻似乎顯見後疫情時期「解封」作為不若防疫時期般「順」暢,甚至出現雙重標準。

先是中央和地方互槓酒店舞廳復業,接著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和交通部針對雙鐵賣不賣站票也不同調;這幾天當台北車站大廳在開齋節呼籲人潮避免群聚之時,另一頭國家音樂廳也重新「開門」迎接聽眾,但「口罩音樂會」之餘還得梅花座,指揮官陳時中卻是穿著花襯衫和木屐,「男神」般在民眾緊貼簇擁下逛墾丁大街。

台灣防疫確實成功,但代價是民眾和業者大規模縮減民生和商業活動,包括交通、觀光等「海嘯第一排」產業更是幾乎窒息。

交通部率先「超前部署」,提出取消端午連假期間台鐵站票和高鐵自由座禁令的規畫,未料指揮中心先是同意規畫,但陳時中接著卻說「站票要總量管制」,後來又說要「有限度的站票」,最後更直說反對站票,讓交通部和雙鐵暈頭轉向,一時間「抓不到時鐘的走向」,最後只能取消站票規畫。

再看北車大廳爭議,官員忙著推動防疫旅遊、規畫安心旅遊國旅補貼,「海嘯第一排」彷彿吹起振興號角,不少民眾更是等不及振興補助啟動,很多景點早已湧現因防疫悶壞的觀光人潮,全民正要重啟正常生活,北車卻是高舉防疫大旗,試圖阻擋戴口罩移工在開齋節依往例聚集慶祝,就連前來聲援的民間團體,戴著口罩也被「柔性勸導」,讓人摸不清解封步調還「順不順」?

這天晚上,「阿中」部長還以「樂活防疫旅遊」為由,把指揮中心移師墾丁,戴著口罩的防疫團隊還在墾丁大街上接受群眾歡呼、簽名、大啖海鮮,不僅無法保持社交距離,新聞畫面上甚至看到許多民眾沒戴口罩,但從防疫團隊、地方首長到民代卻是大喊「我台灣、我驕傲」。

不少人一頭霧水,難道這就是要大家順著的「防疫新生活」?

防疫緊繃,指揮官一聲令下全民遵守,「防疫陳時中」確實幫我們守住了台灣。如今全民期待回復正常生活,路途卻正走得顛簸,我們能否也有「解封陳時中」帶領大家前行?

   
後新冠時代大變革與大趨勢/對抗疫情不平等:從精確紓困到創新福利國家
林宗弘/聯合報

在全球傳染病(COVID-19)的疫情仍未有效緩解之際,流行病對於貧富差距的影響也成為輿論關注的議題之一。

「科學」(Science)雜誌在五月十四日刊登的一篇特稿指出,流行病對全球或國內貧富差距的影響相當複雜,長期歷史研究發現,規模最大與最嚴重的疫情,特別是當窮人與富人同時大量受害,導致財富累積中斷,例如股市與房市崩盤、有錢的年長世代大量死亡,可以造成「大夷平」(Great Leveling)的效果:疫情越嚴重,越能減少貧富差距。著名的實際案例就是中世紀末歐洲的黑死病與一九一八年的大流感。

當然,這只是疫情失控的副作用,就算關注貧窮或階級問題,通常沒有人會為了減少貧富差距,故意擴大全球疫情,好讓資本主義崩潰或引發革命。

疫情「社會脆弱性」 短期貧富差距惡化

流行病可能造成第二種情況,則是導致短期貧富差距惡化。天災風險研究稱為「社會脆弱性」(social vulnerability),公共衛生或醫學研究有類似的概念「易感染性」(susceptibility),通常指影響人們受災或感染的社會、經濟或身心條件,如疫情裡的健康不平等。

在個人層次,中下階級或低所得家庭、因族群或膚色受歧視者、照護家庭的女性、身心健康狀況造成行動能力障礙者,受災風險較高;在總體層次研究中,前述弱勢群體透過居住地點、醫療、教育、住房或公共工程品質差,或公共交通不便等中介因素,也會提高受災機率。總之,天災或疫情可能侵害某種弱勢族群,導致貧富差距惡化。

不平等導致防疫漏洞 疫情易侵犯弱勢群體

台灣在疫情爆發之初也呈現了社會脆弱性。在SARS與這次疫情中,除醫療人員外,醫院外包清潔工、白牌計程車司機、兩岸工作移民、東南亞家務移工、大樓保全人員、特種行業女性工作者、與磐石艦水兵等,都是職業跨境移動與不平等導致防疫漏洞的例子。

從前述研究可知,「大夷平」通常是在抗生素與疫苗發明前的瘟疫,當時醫學無法確認傳染病源,沒有安全飲水、社交距離、口罩等阻絕人傳人的方法。「科學」雜誌特稿指出,這次疫情似乎更類似後一種情況,也就是侵犯弱勢群體,導致受害者所得減少或破財消災,以致貧富分化。

政府補助真正災民 才能減少貧富差距

在台灣近年來的天災與瘟疫歷史上,極少出現「大夷平」效果,以一九九九年的九二一地震、二○○三年的SARS與二○○九年的莫拉克風災來說,對全國貧富差距幾乎沒有影響,災後貧困出現在少數災民群體,政府補助款針對受災戶而非普遍發放。筆者研究顯示,補助真正的災民才能減少貧富差距。而且,前三次災情的兩到三季之後,都出現過V型的經濟反彈。

全球若走向「大夷平」 紓困政策要隨之加碼

這次我國政府與公民社會合作之下,有效限制疫情,國內經濟情勢相對樂觀,在這種情況下,有錢人與做工的人一起拿補助款,彼此的貧富差距不會消除。針對受害者進行「精確紓困」,才是減少貧富差距的有效手段。雖然日前政府紓困有資訊與技術困難,但是政策方向沒錯。

不過,如果全球疫情難解,引發大蕭條或戰爭風險,情況走向「大夷平」,危機就是轉機,我國紓困政策要隨之加碼,甚至考慮長期產業轉型與創新契機。

台灣貧富差距擴大 皆與經濟蕭條有關

過去二十年來,台灣貧富差距兩度明顯擴大,都與經濟蕭條有關。第一次是二○○一年資訊業泡沫化所致,接下來十餘年台商資本西進中國大陸,非典型工作增加,使年輕世代成為高失業率與低薪的「崩世代」,之後引起二○一四年太陽花學運。

繼二○○一年之後,台灣第二次貧富差距惡化,來自二○○八年全球大蕭條,影響擴及中小企業,兩岸三通與ECFA更使得低薪服務業,例如旅遊、餐飲與運輸等依賴陸客。隨著民進黨上台,中共以減少陸客自由行與團客來威脅,相關產業民眾收入減少,加上年金改革衝擊,引起二○一八年的民粹政治「韓流」。

恢復全球化是迷夢 藉機創新福利國家

近來美中貿易戰持續,迫使依賴中國大陸廉價勞工的台商回流,加上疫情在武漢與東北反覆爆發,恢復全球化與兩岸開放已是迷夢,民粹政治即將退潮。台灣政府與民間應藉機改善健保,推動公共托育、智慧長照與產業升級,創造就業等,建立下一代兼顧健康與公平的「創新福利國家」。(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)

   
北車空間的善意與平衡
趙哲聖/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/聯合報

因肺炎疫情,空間流動受到限制,台鐵順勢想處理台北火車站「黑白格廣場」長期被民眾與移工聚集而坐的「慣性」。這考慮禁坐的想法,引起社會譁然,有人叫好,有人替移工出聲。

台鐵公權力是假疫情剝奪人民公共空間的近用權嗎?而火車站裡面的空間,到底是屬於全體大眾還是旅途中的遊人?城市中公共空間領域有哪些侷限與機會?從近來快閃反叛空間被霸占的行動中,挑戰著公共的界定與空間的反思。

台北火車站的室內空間極為寬敞,為購票、托運行李、走路等「坐火車」的旅人增加快意。然而,不成比例缺少候車休息的座椅,正好釋放出極大的「公共空間」。

害怕遊民坐臥在座椅,卻拆掉長椅不讓等候旅客久坐的初心,讓出更大地面,黑白格上的棋子,轉變為東南亞移工休息時的重要場地。從防雨防曬、空調加持、購票者的忍讓,到空間掌管者台鐵的逐漸默認,台北車站這塊公共空間的「場域」,對於移工來說,已經轉化,甚至內化為熱天雨天最好的集會場所。

空間氣氛本就是一種社會關係,成員之間的維繫也會逐漸影響空間的「符號建構」,這符號包括:權力、族群、經濟、信仰、社會結構、印象記憶,到期待想像等,這樣的台鐵車站符號,都無時無刻讓外來移工相互「再生產」出他們心目中的「集會場所」。

大批的移工因周末聚會、到宗教活動等長期涵化北車內為「社會空間」需要,此思維凌駕到火車站「本體空間」之上,這時的火車站,就變成各取所需的符號意義。通車大眾有想要回自己購票旅途的行動空間嗎?還是旅人也覺得很多人坐在站內地上也沒關係?台鐵有沒有再為候車的乘客準備座椅想法?

而移工原本被認為「期待想像」、可以他鄉遇故知的場域被剝奪,這是台鐵北車的公共責任?或是大學生尋跳舞場地、小學生的校外教學,都想要選擇北車這塊集會場所,適當嗎?

可以看出,公共空間的複雜性與「認知」性,都有不同。今天是因為北車的空間夠大,才能吞吐那麼多人湧入;桃園中壢火車站外來移工也多,但因為連走路通行都難,所以哪能有坐臥的企圖?

在對空間友善釋出善意時,是該對所有使用人釋出善意,取其公共下的平衡;若每種人都想保護、都想得利,結果就是那個虛渺公共空間的衰敗,得不償失。

   
會考之思──教育要帶孩子去哪裡
薛慧綺/教(台東市)/聯合報

聯合報廿四日「會考自然科,出現城鄉差距」的報導,讓我想起擔任會考監試委員時無意間發現的情境,藉此分享一下我的所見。

我監試的考場,有一半是某國中體育班學生,坐在講桌正前方的一位,特別引起我的注意。社會科、國文科都非常認真思考、作答,答案也近乎正確,寫作測驗更是寫到第二面的三分之一,且段落明晰。然而,數學科卻是幾乎不看題目的隨意畫卡;自然科剛開始還努力答題,遇到滑輪、電路等與物理相關、可能需要計算的題目時,就是一臉懊喪,胡亂填答;英文科第一大題還勉強,後面遇到閱讀題,也是直接放棄。

從這位學生表現來看,他可以算是有心想讀書的孩子,社會、國文,乃至於自然科中的化學或生物,應該都有認真準備吧?但為什麼其他科目,會選擇無奈地放棄呢?這樣的孩子,我相信不只是這裡,全國各地皆有,為數不少且逐年增加。可以想見,這樣的孩子即使上了高中,也只會加深挫折感,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。

數學不要硬背公式、自然科要實驗與探究、英文要重視聽力與口說,都是新課綱「素養」精神要項,也是值得努力的目標。設計課綱與決定教材的學者們是否捫心自問:什麼樣情境下,可以不透過前人的理論或知識基礎,就發現一個公式且運用自如?可以自己傾注溶液、組裝零件、摘花採果,就知道自然界的道理?可以隨時如身處國外,自然而然會聽會講?尤其在資源不足的偏鄉,可能連基本學科都顧不上,這樣的教學與考試內容,無疑是不公平的。

教育部國教署強調,已補助各地方政府辦理相關提升教學設備計畫,鼓勵各校申請實驗設備的建置,同時亦辦理中小科學教師探究課程設計工作坊,以補足偏鄉教師資源。但這不僅是硬體與師資的問題,而是教育根本步驟錯誤的問題。

一○八課綱新增了跨學科彈性課程後,基礎學科時數大減,對科目的基本認識不夠,要懵懂茫然的國中生如何依興趣選擇課程?基本理論都不會,如何走進實驗室自由探究實作?學問有其順序與邏輯,如今已站在最高學術殿堂的學者們,是否就忘了自己以前求學的過程與面對課題的困境?

朱熹強調「格物致知」,萬事萬物皆可有理;王陽明面對竹子數日,僅得到飢腸轆轆與頭暈幻聽的結果,並未「格」出任何「知」來。兩位學者如此大的分歧在於,朱熹認為應從外物去證明事理的存在,是先有理而證之,王陽明若未先得理,則如何得證?套用到現今的教育現場亦然,國民教育應該是培養全體國民達到某一知識水準,且以此為基準,發展各項專長。還沒認識根本,就要往分枝邁進,無疑是教孩子邯鄲學步,最後一事無成呀!

   
疫想不到的自駕商機
除了自行開車、騎車的「自」駕模式以外,還有另一款「自駕」車或將成為未來防疫的新焦點。車輛研究測試中心總經理王正健認為,若從「阻絕」這個防疫邏輯來思考,各國早已積極投入的「自駕車」發展,還會因這波看不到盡頭的疫情持續加速前進。

你在會議中提出的想法 老外卻說「I am down」
在一個會議上,Kevin提出了一個新的想法,他的外國同事回應了:"I am down with it."同事們都看著他,以為老外對這個想法有反對意見。但"I am down"和字面上的意思不同,它是指「同意、理解、樂意去做」。
 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