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4月15日 星期三

想想:華航改名,對岸會有多高興


【先探投資週刊電子報】提供潛力股報導,及分析台股、大盤趨勢、個股漲跌。讓你掌握股市,貼近台股趨勢! 【Live 互動英語報】內容生動且生活化,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,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!
★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u值媒  udn部落格  
2020/04/16 第4714期  |  訂閱/退訂  |  看歷史報份
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/蒸口罩強過快篩試劑?
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/想想:華航改名,對岸會有多高興
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/大陸經濟能夠超前復甦?
民意論壇 黃介正/「將道」亦為「人道」
抗疫解方:回歸基礎醫學
酷碰無感 不如現金和消費券
聯合筆記/必也改名乎
口罩拚外交 先管好網軍
江啟臣的不可能任務
守住港口前線 檢疫先人後貨
機場超前防疫 提早健康聲明

聯合報黑白集
聯合報黑白集/蒸口罩強過快篩試劑?
聯合報黑白集/聯合報

抗疫第一天起,台灣便鎖定口罩防疫,彷彿只需往臉上一罩便國泰民安。如今,口罩不僅保安康還拚外交,國際媒體宣傳台灣防疫成功,讓蔡政府揚眉吐氣。於是滿朝文武蹭口罩搏聲量,不惜形成「口罩黑洞」,防疫其他重要功課都不練了,更別提救經濟。

疫情重創景氣,市井倒聲不斷。行政院為平民怨,學起疫情指揮中心每天開記者會,不是叫人民借低利貸,就是發購物券掏百姓錢,愈開愈動搖民心。與其找陳時中客串拚人氣,高官該捫心自問:如何使百姓安心上班消費?光靠口罩,能讓人免於被無症狀者感染的恐懼嗎?

清明連假時,政府看人潮發解散令,百業得配合做快閃生意。收假後,採檢量井噴,顯示疫情危機四伏。陳時中說,要等疫苗和快篩試劑俱全,才能放鬆管制;顯示人們短期難以恢復正常生活,大家還有歹日子要捱。

公衛學者一再呼籲採行普篩快篩,指揮中心宣稱無此必要。最近行政院推出防疫中心七年計畫,開發疫苗和試劑,才讓大家發現原來不是不必篩,是沒能力篩。政府沒能力,也不整合民間力量突破難關,更沒打算花錢買,國家隊只會作口罩嗎?

德國與韓國仍在與病毒奮戰,卻能同時利用抗體快篩建構正常生活環境,兼顧抗疫與經濟復甦。蔡政府愛講超前部署,試劑有七年計畫,當下卻讓人民蒸口罩,延長使用天數。但憑再多口罩,能讓人民安心逛夜市喝珍奶?

   
聯合報社論
聯合報社論/想想:華航改名,對岸會有多高興
聯合報社論/聯合報

台灣向國際社會送暖捐贈口罩,竟演出「華航改名」乃至「中職改名」的議題,真是令人驚愕的插曲。主張將「中華航空」(China Airlines)改名為「台灣航空」(Taiwan Airways)的人可能沒想到三點:一、「台灣航空」的名稱已被登記過,商標權屬於立榮航空;二、更名後的航權、航約重新談判的代價有多大;三、更重要的是,中國大陸會很高興華航把China的名稱拱手讓給他們,因為屆時「台灣航空」將和海南航空、四川航空一樣,更像中國旗下的地方航空了。

「送口罩」竟變調為「送掉華航招牌」的戲碼,除了躁動,也是本末不分所致。根據一些綠委的邏輯,華航運送貨時掛著China Airlines的布條,容易讓人誤以為這些物資是「中國」所贈送,讓台灣白忙一場,因此華航必須改名。事實上,物資箱上明明寫著「台灣能幫忙」的英文大字,受贈國若還傻傻分不清,那就是台灣駐當地使節工作不力。何況,要避免誤解,將物資改交長榮航空運送即可;只因送幾趟口罩要華航改名,稱得上「尾巴搖狗」。奇怪的是,交通部長林佳龍立刻呼應這種主張,他有什麼航空專業?

先從最重要的一點談起:為什麼華航改名反而稱了中國大陸的心意?中華航空比對岸的中國國際航空(Air China)早卅年成立,早早建立了良好的服務形象,向全球通航的城市也多於中國國航。因此,華航的China Airlines標誌能保存至今,也擁有極佳的識別度,國際社會一直知道華航是「自由中國」台灣的航空公司。換言之,華航的標誌是台灣的重要航空資產,如果我們拱手把China割給中國大陸,其實是削足適履的自殘之舉,對岸豈有不高興之理?

再者,目前台灣和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在國際民航組織(ICAO)的國籍航空器註冊編碼,都是編在B的首碼下,台灣後面為五位數字,中國為四位數字。即使華航改名為「台灣航空」,在國籍編碼不變的情況下,台灣的航空器在形式上會變得更像中國的地區性飛機,落到等同四川航空、上海航空、澳門航空的等級。亦即,華航和國航的英文名稱雖易於混淆,但至少代表了「兩個中國」,雙方是對等的。如果我們連這個對等位置都不要,改名的結果極可能自貶為「中國台灣」,絕對得不償失。

面對中共的威嚇,台灣當然不能輕易示弱或妥協;但是,愛國主義切不可流於天真,尤其不可流於形式主義。許多人以為改名就是「護主權」,其實那只是形式主義,是腦殘者的盲動,一點也無助提升台灣的國力。再說,華航這塊招牌,是許許多多人積六十多年的努力打造而成的品牌,包括航權的談判、航線的開拓、服務的口碑都是寶貴的資產,這些,絕對不容許那些信口雌黃的政客,為了自私的理由將之葬送,而他們根本沒提出更好的方案。

有趣的是,把「台灣」當航空公司的名字,並非始自今日。一九八七年,即有人向經濟部登記了「台灣航空」這個名稱,但人們已不記得它的樣貌。一九九八年,在一波合併潮中,台灣航空和大華航空一起被併入立榮航空。廿多年後,有人要把華航改名「台灣航空」,使之變成國家代表性航空;這個主意說新不新,但名稱不能決定命運,這從已消亡的「老台灣航空」身上已獲印證。

無論是閣揆或交通部長,官員決策不能以譁眾取寵為能事。華航要不要改名及如何改,請先好好研究過,再作出宣示和決策。蔡政府明明宣示兩岸具有對等主權,也說「中華民國台灣」是國人最大共識,但對華航擁有「中華」和「China」的名稱卻抱著「可割可棄」的態度,這不矛盾嗎?前立委沈富雄說,政府若能把華航的梅花換成「國旗」,這才是真本事。確實如此,用「改名」的方式宣示台灣主權,只是鴕鳥主義,是不戰而降之舉。

   
經濟日報社論
經濟日報社論/大陸經濟能夠超前復甦?
經濟日報社論/經濟日報
從石油到銅到煤炭,中國大陸龐大的大宗商品市場正同步發出信號,顯示這個率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的經濟體,愈來愈接近恢復正常。

根據彭博經濟研究,近期大陸復工率已達90~95%,包括煉油產能從3月的每日1,200萬桶提高到1,300萬桶,接近去年每日平均的1,340萬桶;就用電量來看,沿海地區發電廠日燃煤消耗已達2月的兩倍。另外,銅市也出現復甦跡象,由於銅在建築和輸電領域使用很廣,是反映經濟的一個敏感指標,上海期交所的倉庫庫存,已從接近創紀錄的水平連降三周。

另外,台灣3月出口較去年同期微減0.6%,比預期好。其中,銷美下滑,對陸、港回升(年增3.4%);3月自陸、港進口也創下歷年單月次高,主因是大陸生產與物流逐漸恢復秩序。

綜合各方面跡象,或可對中國經濟未來走勢暫時做出幾點研判:第一,未來經濟趨勢是「V」還是「U」,目前難以判斷,但出現「L」型的機率看來不大了。換言之,儘管第1季的增長率會明顯下降,但下降勢頭很快就被拉住;第2季跟去年同期比,增長未必理想,但出現轉機已無懸念。

第二,基本上可以排除爆發金融風暴的危險。由於貨幣紀律鬆弛,金融監管不嚴,中國大陸的金融形勢存在許多隱患,這次新冠疫情突如其來,衝擊之猛超出想像,令人擔心形勢持續惡化或將引發金融危機。眼下實體經濟開始回穩,有利於舒緩爆發金融危機的壓力。

第三,迅速的復工也有助於緩和就業形勢。如果疫情持續,或復工效果不佳,對就業市場都是巨大壓力,特別是暑期將屆,逾800萬大學畢業生投入職場,就業形勢之險峻難以想像。目前巨大壓力雖減,但整體形勢仍難謂樂觀,有賴包括AI、5G、大數據等「新基建」在內的重大復甦工程來積極因應。

第四,全球疫情仍在持續,經濟前景黯淡,中國可能再度成為全球經濟的主要希望,但與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情況有兩點不同,其一,中國現在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(當時為第三);其二,全球疫情所導致的經濟災難,較金融海嘯時覆蓋面更廣,衝擊力更強,破壞力更大。因之,極有可能如季辛吉所言,「新冠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」,中國居間或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與擁有更重要的地位。

中國大陸的經濟形勢所以能出現讓人審慎樂觀的表現,可以有四點解讀:首先,在疫情第一階段,政府採封城封路強制手段,導致供應鏈全面斷裂,但未久即在研判疫情可望獲得初步控制下,斷然決定積極復工復產,以趕在企業熬不住而倒閉之前,保住元氣。

其次,大陸決策當局決策明快、清晰,執行力到位,市場信心恢復很快。再者,中國經濟結構已從外需導向轉變為內需導向,對外依賴度也小於全球經濟對中國的依賴度,換言之,中國經濟已有很大的自體循環能力。最後則是中國適時開始推動本已蓄勢待發的「新基建」工程。

這次新冠疫情對全球的影響不僅是劃時代,也是顛覆性的,其中一大顛覆即表現在中國與西方各國家的因應能力上。新冠疫情突如其來,中國首當其衝,形同被襲,被襲之初,情況未明,明顯犯了錯誤,但未久即加以矯正,為其他國家爭取到至少一個月的應變期。

可惜西方各國自大鬆懈、隔岸觀火、落井下石於前,反智因應、進退失據、荒腔走板於後,中國已從突襲戰打到了陣地戰及反擊戰,西方國家還沉湎於口水戰之中。最早被西方國家譏笑的封城、方艙醫院及戴口罩,曾幾何時,都成了各國仿傚的對策。時下的一個防疫概念叫「超前部署」,撇開偏見與成見,中國大陸率先行動部署應變,無怪乎最有可能出現超前復甦的也可能就是中國大陸。

   
民意論壇
黃介正/「將道」亦為「人道」
黃介正/聯合報

美國羅斯福號航空母艦官兵確診感染新冠病毒,因為處理方式等原因,致使艦長克羅齊爾上校遭解除職務,代理海軍部長莫德利隨即在壓力下辭職,將成軍事教育經典案例,情節直逼好萊塢電影題材,已引發國際政軍界就領導統御、指揮道德、軍文關係、軍陣醫衛等層面展開廣泛論辯。

羅斯福號航艦事件持續發展,如今不但有該艦水兵因染疫身亡,更可謂從管理到戰備,美軍本身就已成疫情中的另類重症患者,誠屬不幸也深值深究。

論者或以「第三次世界大戰」形容此次疫情,然而抗疫並非國家集團間之搶地盤、奪資源、爭威權的軍事熱戰,而是有如星際戰爭,無論國籍、性別、人種、信仰或意識形態,傳染性病毒對全人類進行無差別攻擊,任何一國的軍隊也都難以倖免。

用簡單的台灣俗語「鐵打的身體抵不過三天的烙賽」形容,軍隊訓練再紮實,戰具再先進,戰歷再豐富,仍然以戰鬥人員為本。將校官兵無健康,即無戰力,古今中外,當為顛撲不破之理,而生物戰劑與傳染疫病,自為軍陣醫學之重點。

軍隊指揮官執行任務時,最重視之關鍵在於「戰力」,而戰力的依托則源於兩項資產:戰鬥部隊的「保健」與「戰備」。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後,全世界的國防領導與部隊長最首要的工作,就是盡力在機關、營區、學校、廠房、載台及演訓場域,全面防疫並最大化地保護人員健康,並且將其對任務執行的戰備整備影響極小化。

人員保護與執行任務兩者本為表裡且應相輔並行,然倘遭遇特殊狀況而必須取捨或排定優序,則又分為戰時與平時,需有不同的決策考量。

軍隊有別於一般組織,是以性命執行任務,以犧牲贏得敬重,生死交關引為常態的特殊群體,故尤以服從軍紀與令行禁止為要。傳染疫病發生於作戰任務中,指揮官或以國家生存、奮戰求勝為先,即使病號也須上陣殺敵;然而在執行非戰時威力展示、訓練演習等任務時發生傳染疫病,仍須考慮當以保護軍隊有生力量(戰鬥人員)健康為要。

「我等並非處於戰時,水兵無須犧牲,倘吾人不即刻採取行動,則有負於適切照顧我們最信賴的資產,也就是我們的水兵」。克羅齊爾艦長以美國並非處在交戰狀態,堅持建議將航艦靠港,儘速讓艦上染疫官兵上岸接受檢疫與治療,固有疏於總攬全局、損及上級威信、操之過急、違反規定等爭議,但畢竟沒有將「人道」從智信仁勇嚴的「將道」中抽離。

目前台海軍情雖尚未達戰雲密布,然兩岸關係早已邁入險境。雙方領導人倘能思考同步降溫,互釋和平機緣,則為對全民族最高的「人道」。

若一旦形勢綁架決策而啟戰端,非但軍陣醫衛體系難以支撐,每日開記者會說明戰情的最佳男主角,就要由「阿中」轉為「發哥」了。當然,還要保證沒有斷糧藥、斷水電、斷油氣、斷網路,才有機會收看記者會。

(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,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)

   
抗疫解方:回歸基礎醫學
許英昌/中正大學生命科學系兼任助/聯合報

對抗新冠肺炎就是一場全球科技大戰。一月十日當中國一公布病毒定序資料後,全球科技馬上投入開發疫苗、新藥、舊藥新用及檢驗試驗等。

製造疫苗的技術平台,包括以RNA、DNA、重組蛋白、活滅毒或去活性病毒為抗原。RNA疫苗不用活病毒,故生產速度快,Moderna公司核心技術乃製造RNA疫苗,三月十五日已開始臨床試驗。Inovio藥廠以DNA技術為主,四月六日已打入成年人體內。目前尚未有一RNA或DNA疫苗經FDA核准上市。Johnson&Johnson以腺病毒為載體,將冠狀病毒表面蛋白基因送入體內,預計九月初開始臨床試驗。Novavax則以含病毒表面蛋白基因的奈米顆粒及輔佐劑,五月中旬將在澳洲進行臨床試驗。

另一方面,在治療藥物上,則採用舊藥新用或開發新藥為主。前者原則上可分以下三大類,以抑制病毒的生命周期為主:第一、阻止病毒入侵細胞(例如umifenovir、奎寧或干擾素)。第二、阻止病毒複製(例如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、ASCO9及Darunavir/cobicistat)。第三、抑制RNA合成(例如瑞德西韋、favipiravir及ribavirin等)。

在新藥研發上,Alnylam公司利用霧化干擾RNA,經由肺部吸收,阻止病毒生長;Apeiron公司用重組ACE2酵素蛋白,阻止病毒入侵。許多公司也紛紛製造單株抗體以對抗病毒、補體5a、IL-6或ACE2接受體等。

西方一開始在短缺及延遲下錯失良機;台灣則在天時地利下,掌握先機,更創造百年來最值得驕傲的一刻。西方國家在其強大厚實基礎科學的後盾下,已開始展現實力。而當台灣口罩、呼吸器等逐漸滿足需要時,我們下一波的持續競爭力又在哪裡呢?回歸基礎醫學研究,方是對抗新冠病毒的最佳策略。

四月十四日全球一流醫學研究中心,紐約洛克菲勒大學和尼亞科斯基金會(Stavros Niarchos Foundation)合作。十八個實驗室將研究主題導入和新冠肺炎有關,計畫內容包括:短期目標以阻止第一線醫療人員受感染及減少病情嚴重性;長期目標則以開發新藥及治療為主。內容包括,一、開發並測試將恢復後病人的血清,打入醫療人員及高危險群組。二、從先前開發對抗HIV的經驗中,生產中和抗體以對抗新冠病毒。三、開發類似抗體的分子以中和病毒,並開發藥物抑制病毒複製所需的酵素。四、以基因研究為主,從對此病毒有抗性的人中,找出製藥新目標。

抗疫需要靠實力,並非口號,我們很慶幸能守住第一線也絕非偶然,然而如何面對未來第二波、第三波或新病毒的威脅呢?唯有回歸基礎醫學研究,整合台灣在基礎醫學研究上的優勢及競爭力,學習獨立自主海納百川,方能在國際舞台上持續發光發熱。

   
酷碰無感 不如現金和消費券
佘通權/中華工商研究院副教授(台/聯合報

受新冠疫情影響,國際貨幣基金最新報告:假設疫情今年第二季退燒,全年世界經濟成長率(GDP)將大幅下調六個百分點,即從三%下修至負三%;台灣GDP也由去年的一.九%下修至負四%,若疫情延燒第三季,則世界GDP會再萎縮三%,屆時將邁入經濟衰退,景氣可能出現L型發展。

經濟部待疫情穩定之後,預計將推出刺激消費的「酷碰券」,原預計要發廿億元,已加碼到一百一十一億元;經濟部沈部長說,實施酷碰券預計能誘發四倍消費效果,初步規畫酷碰券搭配行動支付、敬老卡消費使用,才可享有廿五%的折扣,且預計每人每月折扣上限為新台幣一千元,換言之,若要拿到一千元的折扣,須先消費四千元,民眾普遍認為無感,不如直接發放現金或消費券。

反觀各國撒錢不手軟,發放現金直接補助,美國紓困方案主要是避免失業潮,對於低收入家庭將發給每人高達一千二百美元到二千九百美元(約台幣三萬六千至八萬七千元)補助、日本政府向國民派發一點二萬日圓現金(約台幣三三六○元)、新加坡刺激經濟方案,也是直接發放現金六百新幣(約台幣一二六○○元)。

馬政府時代為因應金融海嘯帶來的消費緊縮效應,於二○○九年發放消費券,不限年齡、收入與身分,每人三千六百元,任何商家均可消費。

立法院十四日朝野協商特別條例修正草案,藍營建議增列新台幣一千億元預算、訂定排富條款,用來發現金紓困,比起馬政府的消費券更精進;惟民進黨團主張行政院已提紓困,不應該「人人有獎」,最後雙方協商破局。

抵用券不是消費券,民眾要搭配交通部陸續推出的國民旅遊方案使用,日前的夜市券就是一種例子,必須要能同時刺激住宿、運輸、餐旅業的夜市、商圈、餐廳抵用券;去年發放性質類似的夜市券,有近三成未使用,這次酷碰券還要綁行動支付,能發揮多少效益,令人質疑。

政府對於不可抗力的災害,財政補助政策應排定優先順序,第一階段最迫切需要的是生計紓困,給予現金補助才是正辦;第二階段才考慮刺激消費,否則這一百多億的「酷碰券」,可能看得到吃不到;而消費券直接用於消費,同時有助於台灣GDP的回升。

   
聯合筆記/必也改名乎
林河名/聯合報

新冠肺炎疫情蔓延,有國人認為我們國名「吃了不少虧」,不少政治人物近日頻催華航及護照「正名」。

改名是人民的權利之一,大法官曾在第三九九號解釋說,「姓名權為人格權之一種,人之姓名為其人格之表現,故如何命名為人民之自由,應為憲法第廿二條所保障。」

早在最近這波「正名」之前,陳水扁總統任內就曾表示「台灣是我們最美麗的名字,一些名稱或名號會與中國混淆的,都要區隔」,「正名不只是華航及中華電信,其他部分政府也會積極來做」。事隔十多年,中華電信名稱依舊,「華航正名」捲土重來。

民進黨想「正名」者,僅只華航?已故立委蔡同榮當年列出「台獨七主張」,還包括「外來政權遺留下來的國旗、國歌、國父,甚至忠烈祠的中國烈士等,都應由本土政權重新制定來取代」。

華航難以改名,除了眾所周知的兩岸因素,航權重簽、貸款換約等更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難題。陳水扁當年說華航正名會面臨很多困難,「但對的事就要堅持下去」,如今連作家苦苓都大澆冷水說是「假議題」,還套用扁的話:「嘸可能就是嘸可能!」

在兩岸特殊歷史背景下,國人追求成為「正常國家」,確實必須付出加倍努力。但就像行政院長蘇貞昌與國民黨立委陳玉珍日前舌戰「台灣是不是國家」,若把華航或護照改名稱為「正名」,恐怕又要引發一陣論辯。

因為,連民進黨「台灣前途決議文」都承認,台灣「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」。既然國名叫「中華民國」,則國家出資、握有股份的「中華」航空,有何「名不正」而必須「正名」的問題?

對於「正名」一詞,論語裡孔子說「必也正名乎」,大家耳熟能詳。名不正、言不順,可能讓人民「無所措手足」,但他還說:「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君子於其言,無所苟而已矣。」翻成白話,就是「正名」不能隨便亂說,一定要行得通。

如今帶頭喊「華航改名」的人,除了民粹、即興的主張,有誰負責任地提出「影響評估」來說服人民呢?本土社團敲邊鼓說「正名成功是蔡總統連任最大賀禮」,更令人迷惘:蔡總統是準備連任哪一國總統呢?

台灣要被世界看到,其實有許多管道。彰顯台灣也絕非只有改名一途。尤其,疫情期間拚改名,恐怕不少國人會跟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一樣,發出「Errrr…(呃…)」的疑惑。

   
口罩拚外交 先管好網軍
張鐸/大學兼任副教授(高雄市)/聯合報

傳統外交重視的是政府間的官方關係,公眾外交(外交部稱為全民外交)則以外國民眾為對象,以影響其民間的輿論為目的,進而由人民影響該國政府政策。我國國際處境特殊,尤其需要發揮、營造公眾外交優勢。

冷戰期間,美國政府的公眾外交讓美國贏得冷戰勝利,但隨後就被淡忘。九一一事件後,美國發現和伊斯蘭世界的問題,必須用公眾外交才能從根解決。正如一九七九年美國和我國斷交,政府不得不改採對美全方位的公眾外交,意圖透過美國的民意來影響美國政府的對台政策。

馬英九總統在九十八年國慶談話中曾指出,公眾外交是台灣「活路外交」一條出路。其實,公眾外交經營是困難的,且都是在做一些政府機構在國際間無法做到的事情。公眾外交必須由下而上執行,必須是漸進的、緩慢的,只求能在我國主權爭議制限之外,補一部分的不足。而在推動公眾外交的同時,政府必須放棄意圖形塑他國民意的角色及掌控力量,否則就會有負面印象。

蔡政府在疫情大流行期間,對疫情重災區送出超過一千六百萬個口罩,倫敦金融時報認為台灣用口罩來打外交戰,芬蘭政府也表示不接受任何國家的官方捐贈,即是一例。問題是多少的口罩或防疫物資才能換得他們放棄「一中原則」?

另外,以「被孤立」及「主權」等非軟性的政治訴求在紐約時報登廣告,是否脫離公眾外交範疇?是否會因意圖形塑美國民意,卻更加深美國人對「一中」問題的認識?

由於科技進步及數位外交的出現,可即時和外國民眾互動,像臉書外交及推特外交等方式,也愈來愈為世界各國領導人或外交官使用。但接連的譚德塞及何晶事件,凸顯在資訊無國界、流通快速時代,蔡政府已失去對媒體及網軍的掌控能力。台灣想走進世界舞台,但在社群媒體如脫韁野馬般發展的時代,公眾外交要能發揮功效,必須做好整體性規畫,並落實風險管制,設立停損點。

要做到美國國務院《國際關係術語詞典》中對公眾外交的要求:「減少其他國家政府和民眾對該國產生錯誤觀念,避免引起關係複雜化,提高該國在國外公眾中的形象和影響力,進而增加該國國家利益的活動。」因此,蔡政府以口罩作為公眾外交手段,是否能創造形象和影響力,端視有無明確計畫與目標,才能收預期之效。

網軍及一四五○們也必須要有識見,並努力嘗試學習為公眾外交作強力後盾,學習正向地運用社群媒體,讓世界認識台灣國際處境艱辛。否則發動罷免譚德塞,引來非裔族群及聯盟的謾罵,國內府院高層因騎虎難下,也被動回嗆,確實讓台灣在國際媒體增加負面的曝光度,這對四十年來辛苦經營的公眾外交造成多大傷害?又該如何挽救?

   
江啟臣的不可能任務
黃瑞明/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(台/聯合報

江啟臣當上黨主席後,就馬不停蹄開展改革行動。令人憂心的是,即使「打掉重練」,大勢還是難以挽回。

蔡英文在九合一選舉敗後,竟還能大贏總統選戰,除韓國瑜個人因素外,這卅年來的史觀翻轉,也讓國民黨慘遭滑鐵盧。

隨便問個大學生,你很可能會聽到:「日本人苦心經營台灣五十一年,蔣介石卻橫刀奪愛,趕走這個大恩人。國民黨毫無建樹,我們能有今天都要靠日治。」該怪他們無知嗎?從李登輝開始,台獨人士就知道操弄史觀能夠擺布選民。阿扁用了杜正勝,更是有計畫地修改教科書。到了馬英九卸任時,在教育、媒體與網路聯合摧毀下,兩蔣苦心經營的大中國意識形態,如僅存鋼筋的海砂屋。

不只年輕人,很多四、五年級生的國族認同也早變了樣。民進黨能在台灣人染色體中成功植入仇中DNA,國民黨高層其實居功厥偉。這幾年來,綠營把火力瞄準蔣介石,藍營天王、天將全都吝於說半句好話。即使蔣被誣衊為世紀殺人魔,他們也奉行沉默是金。這讓民進黨得以明目張膽地竄改歷史,全盤抹煞蔣在台灣的數十年建設,日本人的殖民統治,則是皇恩浩蕩的極致。國民黨失去統治正當性,民進黨也不客氣地自封為轉型正義化身。

幫蔣說話一點都不難,要找國際認證也很容易:自從哈佛學者陶涵的「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」在二○○九年問世以來,蔣在國際史學界就聲勢看漲。陶認為蔣奠立台灣的民主基礎,民進黨刻意不引用這一經典著作,國民黨也不敢提。荷蘭學者馮客去年發表「如何成為獨裁者」(「經濟學人」推薦年度好書),從毛、希、史超級大魔王談到海地的迷你小暴君,就是不說蔣介石。這位以毛暴政三部曲著稱於世的中國當代史權威,當然知道所謂白色恐怖,但也清楚時代背景,所以對蔣毫無惡言。

韓國瑜不了解年輕人仇中反蔣,尤其低估他們的投票興致。他彷彿活在二維世界,不知三度空間的存在:遊戲規則早換了,很多不參加造勢的只等LINE群組發號施令。這些人深信國民黨會出賣台灣,韓國瑜對反送中風潮的揶揄冷淡,坐實了他們的疑慮。

民進黨早把台獨邪教化,信徒們深信天國近了,不在乎何時獨立。四年後,新一批基因改造選民會湧進投票所。任何風吹草動,「亡國感」就會發酵。一個香港殺人犯竟然可以引發台灣人的仇中熱潮(新冠病毒是最新的引爆源),可見國民黨往後將如驚弓之鳥:香港必然再度出事,民進黨也穩開紅盤。

國民黨的問題,不在吳敦義這些人年紀太大而在懦弱無知,幻想對自己的歷史裝聾作啞,就能討好親綠選民,以至連日據罪行都噤聲不語。既然對歷史選擇失憶,就休怪它反目相向。無論是換新領導班底、搞數位行銷,還是推動投票年齡下修,江啟臣須知:歷史形象太差,痛恨貴黨的人只會愈來愈多。

蔣介石逝世四十五周年時,馬前總統在慈湖謁陵後說「對於蔣公的貢獻不應選擇性地視而不見,甚至汙衊」。話是沒錯,然而,太遲也太少了!

   
守住港口前線 檢疫先人後貨
丁漢利/中華民國船長公會理事長(/聯合報

戰國策趙策一:前事之不忘,後事之師。對海島台灣來說,面對新冠病毒,海線防疫重要性實不亞於機場。

海線防疫的特性有: 一、事涉國計民生之物質供應鏈;二、日以繼夜的船舶進出(不像機場有固定航班時間);三、地方性版面較不引人注目。

船舶管制因涉及貨物之流暢,因此有必要隨著疫情發展制定其「管制節奏」。目前國際主流港口管制原則是「先人後貨」,因此台灣港口就地緣及船種特性來說,管制次序應該是:一、兩岸直航之客船(最直接的傳播);二、亞洲區之郵輪(最大量之傳播);三、直航之貨船;四、近洋航線之貨船(十四天潛伏期內曾掛靠過疫區港口之船舶);五、遠洋航線之船舶(十四天內未曾靠泊過任何港口的船舶)。

有鑑於平時船舶檢疫,為增進港口進出效率,多採用「無線電檢疫」,即由船長填具「健康申報書」及相關防疫物品,經港口檢疫單位許可而直接進港。

但船長受雇於船東,立場上不無扞格之處。為抗疫效果起見,宜:一、經由船聯會與船代會發文(中英)告知船長「對不實之申報應負刑事責任」,以解除船長猶豫;二、對於兩岸直航客船、兩岸直航貨船、近洋線之貨船,應增派港口官員,回復到以前「親自登輪逐一點名檢查」做法,這是海線中的前線。

港口檢疫,是一種雙向管制,要防止由境外輸入之病毒,同時也要考慮到由岸際向船舶「輸出」之病毒。因此除因法規需要的「洽公」者,如引水人、海關、移民局、檢疫官員、保全單位、代理行之外,非經船長同意其餘人員一律禁止登輪。

在各輪碼頭邊設立「白色遮陽帳棚」。無登輪必要性人員,接洽事物,如船舶供應商點交、加油加水之簽單、卸貨工人之洽公,一律在此「船/岸介面」中進行,以取代住艙中的「ship office」。

將港口中的「保全等級」升至第二級(Level 2)。病毒傳染,事關船舶與岸上人命關天之大事,港口之保全等級仍保持在「風和日麗」時的Level 1 ,是與實情不符且對船員無感的警示。

   
機場超前防疫 提早健康聲明
周文軍/前中正航空站主任(台北市/聯合報

新冠疫情肆虐全球,全球死亡人數已逾十二萬人,超過二百萬人感染。大部分國家與地區未見疫情緩和跡象。

我國因防疫得當,確診人數三九五人,百分之八十五為境外移入。三月三十日自美國紐約返台班機已累積十二人確診。多名旅客於入境時申報有相關症狀,經採檢確認。顯示疫情嚴重地區防疫措施有需要前移,減少機上感染機率。

衛福部入境檢疫系統,已建立網路填寫旅客入境健康聲明功能。建議疫情嚴重地區班機旅客,提早於班表時間前廿四至四十八小時網路填報,以提早資料審核,知悉旅客身體狀況,有助機場檢疫處理;高風險旅客通知航空公司機上採取必要措施,降低機上旅客、工作人員感染風險。必要時參考類包機運作,協調將高風險旅客集中載運,返國後集中採檢、隔離。

本次疫情為全球性,各國解除時間不一,為防止境外疫情輸入,機場嚴格檢疫措施將會長時間執行。疫情和緩放寬管制措施後,大量入境旅客所需作業空間、設施,各機場應檢討規畫因應。為減少入境檢疫擁擠,方便入境旅客入境登機前網路填報旅客入境健康聲明,建議各航空公司、航空站參考桃機公司網站於首頁顯著處增設入境檢疫系統連結。

   
職場升遷 你還須修煉軟實力
上班族想讓職涯更成功,除了在職能上要有相對應的專業能力(硬實力),還必須擁有軟實力。何謂職場軟實力?大體而言,可包括團隊合作能力、溝通與互動能力、解決問題的能力、領導力、時間管理等能力。

次氯酸水號稱比酒精溫和 為何不能噴手消毒抗菌?
政府目前定調次氯酸水「避免用於人體」、「不要用來當做乾洗手」,但網友的討論熱度仍不減,包括「這麼溫和的東西有毒嗎?」、「酒精比較好嗎?」等。就讓我們來拆解這個謎團。
 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